一轮圆月静静浮起在开普勒-22b的海面上,把那蓝绿色的海面照得发白。那轮圆月就是地球人与昴宿星人共同建造的新飞船——月娘2号,它表面积足足有五分之一的开普勒-22b那么大,内部则是空心的,放置着各类发动设备装置,以及能量储存库。月娘2号已经在一望无边的茫茫星海中穿行了好几个地球年,飞船的设计工程师担任主驾驶员,他在白日的时候负责监测周围空间的各项指标,以及能源存余分配管理,和在适当的时候从太空中获取能源等。夜晚飞船则设置为自动驾驶,一部分的驾驶设备是由昴宿星人亲手制造的,当初他们建造月球飞船接近地球,用的就是类似的设备装置,而地球人还没有这个技术水平,他们也不能把这种科技直接传授给这些还未开悟的人类。昴宿星人在地球上建造了金字塔群,是为了吸收星际能量,金字塔顶端也能给开启折叠空间的能量通道,只要穿过一道星门,就可以到达星门对面连通着的那颗星球了。所以他们来往地球和自己的家园,就在一眨眼之间就可实现,但前提是必须要发展成为纯灵魂甚至是光体,才能够顺应宇宙能量顺利地用意念打开星门并且走过去。星门的作用原理昴宿星人并没有告诉人类,有的科学家猜测是量子瞬移,将你的意识复制到另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躯壳——这里的躯壳可以指非物质的——脑中,那就是由镜像宇宙复制出来的另一个你,就像两个关联的电子属性相同,只是自旋方向相反罢了,但这个宇宙的你可能就不存在意识了。那么星门是实现能量平衡的介质,保护克隆体与本体之间的意识传送安全,不被非法解读或破坏。之前昴宿星人还有小灰人通过星门来到地球的只是灵魂,肉体并不是他们的原身,只有思想才是真实的。

昴宿星人或许会帮助人类在开普勒-22b上建造金字塔,沟通他们星球和这颗星球之间的星际大门。在这里先介绍一下昴宿星的文明,昴宿星人听名字好像是一群和地球人一样的物质生命体,事实上不全是,这只是人们对这个神秘文明的临时冠名而已,他们不像人类,全种族同步发展物质文明,而是一部分处于物质文明水平,一部分处于灵魂体,还有一部分是星光体——光之生命,光的能量是他们意识结晶的组成,这个文明层次已经达到了第六维度时空的境界。也有许多处于中间态的生命体,比如鬼魂、幽灵等,它们还未达到纯灵体的地步,还在物质世界之上徘徊,却又没有物质实体,只能用阴极场能移动物体,却无法体验到人间冷暖对它们的影响,也看不到精神世界传输给他们的意念,难以进行创造性思想,很是空虚无聊。那些鬼魂和地球上的不同,人化为鬼魂后又能轮回变成人或者兽类,可昴宿星的鬼魂处于更高的一个维度,无法再降回到物质维度,并认为那是一种回归原始的堕落。人的转世轮回和小灰人的干预有关,昴宿星的光之文明正努力破解,让更多的灵魂向光体发展,鬼魂也能够修习圆满,脱离轮回,有所进步。

我叫王鹏程,是个和名字一样再也普通不过的宇宙空间工作者,我的岗位是空间站监听员,负责使用设备监听宇宙各种能量波的运动变化,然后及时转发到地球、火星、木卫二三个人类殖民地上。我出生于2027年,在我三四岁的时候,就听说昴宿星人的光飞船即将在地球上空现形,向地球人展示他们的真实面目。在我成长的过程中,地球实在是经历了太多太多故事,也激发了我以及许多同龄伙伴对探索宇宙的极大兴趣。以上是我对地球文明发展和昴宿星人的介绍,其实我们人类早在二十世纪就已经接触过这类高等生命了,只是那时知情者对这类消息闭口不谈,也不排除有些人是为了一己私利而如此作为。刚开始和昴宿星人的接触,让地球人类十分紧张,虽然早就听说过他们的存在,甚至在之前就接收过他们的文字信息,但第一次集体大范围见面,还是难免显得畏畏缩缩地。后来光之使者来了,那时候人类已经建立了几个空间站,负责采集能源、近地飞船能量接驳,那时候光之使者“屈尊下凡”,将自己的真实形体展示在了人们的面前。人们惊异于这些半透明的彩色天使。接下来,我就把昴宿星文明来访后与我们地球文明从偶遇到接触再到合作发展的那些事儿吧。毫无疑问,有的文明对人类采取一种负面的态度,轻视人类甚至控制人类发展,而有的文明,确实是孤独的人类精神上的友好伙伴。

文明确实是孤独的人类精神上的友好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