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了千年,在世间苟且走过百年,却堕入魔障,束缚灵魂。
为了使命,为了体验一场物质的幻象,我孜孜以求,努力收获更多的功与名,看更多的花开花落,只为在红尘里,恋上你。
你是高高在上的天堂,我的凡俗之眼看不见,只在仰望星空的时候,我们的灵魂偶然对撞,你的意识,便在我的凝视之中,化作了崩塌的波函数,惆怅弥散了一整片星云,你便从尘埃里来,终究也化作一缕微光,释放出创世的热能。
红尘多少纠缠杂事,便化作凋零的烟花,终究在一场繁华过后,披上了昨夜的风霜,冰封多个世纪的谜团,在你的眼眸中闪耀着,只等着我那渴望真理的灵魂,摆脱俗世杂念,扑到你的怀抱里。
宇宙记忆了一切,我们却在物质的幻象里寻找真理,故事如果注定悲剧,何苦给我美丽,让我一次次在繁华中失落,演绎一场场独角戏,而剧本已然被安排?
一次次借酒消愁,渴望抹去那针扎的过往,却是伤了身心,而可恶的现实依旧如故,抬眼世界迷茫,仰望星空,却被尘世的霓虹灯迷了双眼,认为那就是世界的全部真相。
走着脚下路,注定磕磕绊绊,不得不低头摸索,生怕仰望星空,脚下就跌入了万丈悬崖。我害怕失去感官的依靠,害怕被那尘埃组成的幻象所抛弃,做一场大梦,万事归于飘渺,肉体归于尘土之时,谁还会记得谁在这红尘走过,坚硬的泥土终究留不下任何足迹。
荒草萋萋,枯骨成灰,再多的情感,也飞散天涯。我追寻千年 ,万年,亿年,从宇宙起点到宇宙尽头,我化作一缕量子波,不愿塌缩,梦中的天堂,一直在这波函数当中计算。
我不断突破光锥,仰望那未知的高维度世界,也渴望神带着我前进,但我必定要因此在他的意念编写的故事里迷失。穷极所有,一步步走向真理的神圣殿堂,直到尽头,才发现那不过一场飘渺梦,梦了一百亿年,连宇宙之神都挣扎不开。
安于现状,迷失自我;还是沉入内心的象牙塔,去轰轰烈烈地爱一场,哭一场,闹一场,都不过在幻境中沉浮,谁太入了戏,伤了自己的灵魂,便迷惑不再前行。
亿万年以后,曲终人散,时空寂灭,多少维度的爱与恨,卷曲多少光年的流殇。真理的极致是虚无,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
存在,本身就是存在的意义。
世界就是个谎言,自己给自己一个圆满的借口,爱过,想过,既然选择了仰望星空,就不要在意跌倒在现实的大地上摔得粉身碎骨。
多少山河寂灭,天涯陌路,演一场戏,便要竭尽全力。某日在时光的回环之处,我还能邂逅,多少年前曾经的眷恋。
星光茫茫,迷失在黑夜里的灵魂,燃烧了自己。我愿意守候到宇宙尽头,然后塌缩,成为全宇宙,继续演绎那无穷个世界的无限离合悲欢。
梦逝枷锁,情断天堂。留不住的风云变幻,我们只当是看客,何必苦苦执着。
愿你的身后是星光灿烂,何计身前那肤浅的花开花落,红尘之外,总有谁,隐藏在暗物质的深处,等着你注目,便从此,义无反顾地塌缩,用你的精神之力,创造它的全部宇宙。

我爱了千年,在世间苟且走过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