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总为了迎合这世界的残酷,而压榨了自己那本该天马行空的精神之力。若灵魂背负了难解的枷锁,如何能让心飞翔。
自古多情笑无情,爱恨两空茫。百年江山千年泪,万年长歌岁月愁。红尘多少憾事,已被写入故事的情节里,在懒洋洋的阳光下,浅浅流过,缓缓演绎。若能在时空之外的桃花源相遇,而后离开这条时间河流,看那尘世如同飘渺的幻象般在眼前支离破碎,如同那片片桃花落,闭上双眼,只剩下心中的桃花盛开。只是物质的枷锁太沉重,不敢闭眼去探寻自己的精神,生怕从此失去了睁开双眼的理由,也从此遗忘了那短暂的感官刺激所带来的乐趣。人们害怕亘古的长眠,却从容地接纳世间假象一次次带来的冲击,好像一杯杯浓酒,总在不知不觉让人沉醉,以为那样便能遗忘,最后却让自己又向地狱接近了一些。痛彻心扉似乎好过麻木不仁,习惯了被生活玩弄后,便不痛不痒,再多的失去,也不过当作是一次次的迷茫,一次次的错过,若没有生存中道德情感的压力,便是逍遥身,生生死死,一笑之间。可为什么红尘的牵挂那么深重,苟且的求存,不过为了成全一段情感的苦戏,博人一笑罢了?不愿入戏,便做个一笑了之的看客,却又偏偏遁入红尘,不愿醒来,只因执念太深,寻觅多少轮回的所谓的远方,却一次次回到当初的起点。
也曾想遁入空门,让信仰充实那空虚的精神,不再为生存而挣扎,似乎青灯古佛,便是带领灵魂脱离迷惘的一条往生之路。佛从星光背后的空无中来,和奇点一道出现,却为什么塌缩,化为万千众生,继而分离开来,苦苦地在幻象中寻觅自我?是为了体验一场新的梦,还是为了让那肤浅的知觉将自己最永恒的迷茫层层掩埋?
没有了所谓的欲望,生命又该追寻什么?追寻了太多,一直到了岁月的尽头,那世间多少尘埃化作一把流沙滑去,谁能双手合十,将它紧紧地扣在手心里,不让它消失无踪,再也捡拾不回?曾经想用这把沙捏出梦中的城堡,站在上面眺望世界的尽头,最后却连手中的一把沙都留不住,只能让它将岁月永恒地掩埋,只留飞鸟去祭奠,沧海桑田来凭吊。世间多少爱恨都得归于流沙,于是那荒凉的沙漠,终究成了无人能够踏遍的死亡之地,远方是永恒的长眠,还是灵魂的飞翔?现实的引力过于沉重,难以超脱,便不忍再去异想天开。
在这万丈红尘里,我们在钢筋水泥围成的动物园当中小心翼翼地穿行,生怕一不小心触动了某些机关,让我们失去继续存活下去的资本。那被制度捆绑了的精神,那狭隘的感官,注定我们只能在单调无味的轮回重复里走完那本不是自己想要的日子。物质的牢笼是光鲜亮丽的,这是我们自己设计的;精神的枷锁是无形的,好像个幽灵,不时化作一颗巨石,将思想的力量压得粉身碎骨。日落了又会再升起,只是心中的困惑又多了一分。我想逃,但是我无能为力。即便是四大皆空,也要为了生存而循规蹈矩,艰难挣扎。
抬头仰望着浩瀚星河,曾经我们来自天空中那辉煌壮丽的尘埃当中,若没有了感官,它的美又在何处?只是欲望让我们一次次跌倒,那眼中的美愈发遥不可及。身后之事谁去追求,人们天真地以为长眠后便是万事皆空,这一生只要为了成为他人眼中的模范便够了。有些人为了自己的精神随心而活,最后却只能穷困潦倒 ,在红尘的迷宫中失去挣扎的力量。这时宁愿遁去,化作一团虚无的量子波,把这世间当作一场若有若无的白日梦,曾经爱过的恨过的一切,舍下念想,也便将它们抛弃在岁月的长河里了。如何要那些枷锁,我本是自由灵,灵不是身的附属,身才是灵的奴仆。
给红尘俗世一张请假条,然后长长地睡去,做一场大梦,不期待梦中出现什么,尘世那些杂碎的记忆本就该被清除,否则梦醒之后,依旧望不到更高远的浩渺星空。至少让灵魂遁去,化作一阵风,随着四季轮回而散去,不期待任何人感知到我的存在,也不需要谁关注的目光,让我停下追逐天涯海角的步伐,从此失去自己的动能,跌入沙漠那时光的废墟里。
世间皆幻象,多情与无情,皆一念之间,留不住的沙,便潇洒地一挥手,将它们扬了,归于那岁月的荒漠里,免得再时刻小心翼翼,剪短了那眺望远方的目光。尽管不知道如何逃离,便把世界给放到一边,沉入自己的思想世界里,永不复出焉。
泛舟进入心中的桃花源,我一直退回岁月的当初,直到化作一个虚无的量子点,在存在与不存在之间浮沉,就让那命运之神将我摆布吧,如果注定要出现,那么我不再是囚笼中的囚徒,自以为高级,其实却什么也得不到。
那时我便是宇宙中独一无二的存有,而现在,我只是个遁世者,我便是风,拂过宇宙的无数星辰,然后化作暗物质,隐藏自己的全部力量。
尘世的枷锁让我提前耗尽了飞翔的力量,我想还是要先隐藏起来,免得被谁打扰。
宁愿孤独沉睡,也不愿再清醒,发现世界依旧是那幅模样。宇宙中多少灵魂在星光灿烂中觉醒,那修行了多少年的古老灵魂,能否带着我,在星星的烈焰中舞蹈。
在那生命燃烧的瞬间,无知无觉,便是永生。
遁去的那个世界,在空灵里,化为灰烬。不,它本就没有在我的回忆里走过。我无情,因为不再留恋。

葡京网址:压榨了自己那本该天马行空的精神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