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良长大后,童年时出现在他梦中并且给了他一根神笔的白胡子老头又出现在他的梦里,这回他坦白了:“神笔是我制作的升维武器,它可以把勾勒出的二维图像脱离出平面来,并且以三维的立体形式展现在我们的空间里。我需要一个纯真无邪的孩子利用这武器帮我去修正这个偏颇的世界,而你就是我最看重的那个孩子。事实证明,我的眼光不错。你用神笔惩恶扬善,救济穷人,扶正人心。我打算把神笔送给你了,让你去设计自己的人生,包括自己的爱人、后代子孙,也可以是自己的朋友,或者是资助穷人的物品。但请记住,千万不可以把神笔送给或借给别人,因为神笔只能凭借你的意念进行维度武器操作,而他人的意念命令对该武器无效。有了神笔,你可以画出足够你们全家生活的财物,你可以不去朝八晚六地工作,但你必须把使用神笔当作你一生的全部理想,甚至是使命。你答应吗,孩子?”
马良听了满心激动,能亲手设计自己的人生,并且对外界环境产生干涉,监督人的行为并且以善恶程度进行不同的回馈,这不是神才有的权力吗?白胡子老人听到他的思想,接着说道:“但是孩子,你已经是大人了,必须要为自己的一举一动负责任,因为你也是被控制精神行为的‘画中人’,你我不过都是故事里的角色罢了,终究会有各自的报应到来的。”马良点点头:“我明白,但我只是想让生命有新的意义诠释。”白胡子老头拍拍他的肩膀,笑着说:“好孩子,坚持自己吧,争取获得那一片精神净土的大部分自主权。”尽管马良不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但他是个爱幻想的孩子,知道白胡子老人是在引导他走一条前人不曾涉足过的道路。
他醒来后,看到那根熟悉的笔被自己紧紧地握在手上,便坐了起来,在洁白的墙上画下了一个兔头人身,穿着粉白色婚纱的女孩,她没有乌黑如飞瀑的秀发,却有柔软的白色皮毛,脖子以下的部位却是人身,要不是她是个怪物,还真是个可爱的画中人(兔)。可这怪物偏偏从墙上跳了下来,那双长在侧脸上的黑眼珠滴溜溜地转着,淡粉色的面颊上胡须一翘一翘的,真是一个活生生的兔脑袋,却用人的四肢行走、取物,和马良拥抱与亲吻,马良毫不见怪,兔精也丝毫不拘束,仿佛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发展得那么的自然顺畅。马良哪里不会爱上自己的精神产物?他悄悄地和兔精在一起了。当然,他不会让兔精承受生育的痛楚,而是用画笔画下了许多的孩子,开始享受他们的天伦之乐。
成家后,马良画了几个佣人来照顾孩子们的生活起居,还画了各种各样的食物和生活用品,然后又画了个自己在家陪伴兔精,真身背着画板到外面去了。他画了各种交通工具,帮助那些买不起交通工具的人们,自己乘坐画出来的飞机四处旅行,或者帮助那些单身男女画自己心目中的真爱,或者把森林中猎人的武器抹掉,或者为盲人画一双明亮的眼睛,也许是在盲人的脑子里画出一个全新的天地,或者帮孩子抹掉令人头疼的数学题,还给他们最原始的创造力。马良所过之处,许多人都对他报以赞扬和嘉许。人们的生活似乎幸福得膨胀了,可他们觉得远远不够。
那一天,马良刚回到家,刚在妻子兔精的身边躺下,突然看到墙上出现了一个抖动的身影,正从二维的平面上走下来。马良很奇怪,之前在墙上画的东西都早已变作三维物体离开了,如何墙上还会有画?刚要打开灯,就看见一个猫头女人走到自己床边,把脸向自己的脸贴近。马良的心脏突然剧烈地跳动起来,他下意识地伸出手想要推开这怪物,却不知为何反而用双手搂住了她的脖子。这时天花板上突然传来一声大吼,他吓得僵住了,却见一个狮子头女人从空中落下,尖声叫道:“我要杀了你们!马良才是我的,我是他设计的,就是他的女子!”这时四面八方都传来呼叫:“还我马良!”马良确定了这一切都不是梦,险些昏死过去。天亮后,就听那些之前求他画过爱侣的人们来诉苦,说自己的爱人一夜之间变了心,全都认不得第一夜与自己同床共枕的爱人了。
马良终于明白了什么,但为时已晚,无数个怪女子已经包围得他寸步难行……他手中还紧紧攥着那根神笔,此前他杀死了自己的替身,但他不需要为此负任何法律责任,因为他马良还存在,就没有马良死亡这个事实。他颤抖着手指,最后在墙上画了另一个自己,那个自己从墙上跳了下来,顿时把女子们的注意力引了过去。他急忙带着笔逃跑了,那个替身,是马良也不是马良,他和女子们才是同一个空间来的人,才应该是真正的原配吧。
如果真是这样,那马良应该是皇帝,天之子,而那三千后宫佳丽,不知会成就他,还是摧毁了他,总之都不重要了。因为他如果哪天心血来潮,只要白胡子老人愿意,就可以找到他们的原版,把那二维画毁掉,就不会有这一切的发生了。即使最终有什么报应,那也是在我的意识消失之后,马良想,我永远都不会感觉到这一切的发生,所以没什么可畏惧的了。

葡京网址:神笔马良后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