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的黄昏很快又到来了。那些新来到火星的肉身人们,即将开始他们在火星上度过的第一个夜晚。
火星的气泡城市灯火通明,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的虚拟现实场景,在林小雅居住的的气泡外,满天的银河倒映在外表面上,这是主人自己设计的图案,可以从生物光脑的网络中购买其它人大脑的创意设计,也可以购买那些早期的地球艺术家的手绘作品——现代人中的很大一部分艺术家都是靠用大脑意念构图赚钱的,除了画家,还包括动漫制作人、书法家、文学家等,他们都可以直接在脑海里设计场景,然后通过生物计算机直接把大脑里的创意以视频、图片、文字等形式传到网上去,然后通过其它人的购买获得一定的收入,当然很多都不是明码标价的,只要在一定的价格范围内,想出多少钱都可以,也可以以物易物,估量自己创意的价值,然后抵扣一定的金钱去购买对方的艺术创意,如果自己的艺术创意价值更高,那么对方还可以再给你钱,或者说是再拿一件使用脑力成本较低的作品来弥补这不足之处。
“将来我们都不会太在意商品的明码标价,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选择,物质的得失不会被人们在意,人们更多追求的是精神世界的发展,这是一个新的社会,人们应该返璞归真,而不是把大脑囚禁在原本的社会制度里难以解脱。”雷霆对林小雅解释道。
“有不少我们的机械体同胞曾经鼓动他们的爱人,说肉体太脆弱,如果要到火星上生活,最好把自己机械化。不然三天两头肚子疼,或者是不小心筋骨出了什么问题,虽然器官可以随时移植,但那种痛还能让你们安心工作吗?还要我们机械人来照顾你们。他们的意见是把所有肉身人都机械化,或者一部分人直接把意识上传到生物光网里,就可以实现更长久的存在,甚至永生。以后人们还可以在虚拟现实当中体验肉身人的感觉,既不会真的伤到身体,也能对人类的过去留一种念想吧。当然,我和展鹏并不这么认为,大家都有自己的看法,不应该勉为其难。只要局势不紧张,就应该坚持火星上的制度自由。地球上只要没有闹出什么大事,我们也没必要对局势加以干涉。”雷霆毫不避讳,把自己的想法大大方方地直说了出来。
林小雅点点头表示同意,但她还是说:“我是会坚持自己的肉身形态的,不管你们怎么宣扬机械体的好处,我还是遵循自己的本心,这不是我家人逼迫的。”
“这我当然能理解了,”雷霆微笑着点点头,“我也不希望火星上都是机械人,将来肉身人一定能够毫无保护措施地站在火星大地上的。”
林小雅忽然觉得有些口渴,心念一动,桌上就出现了一杯温开水,她问雷霆:“据说火星以前是有河流的,我们一路上也看到了地面上有不少水流冲刷的痕迹。如今火星的水都干了,老是从地球上通过运输船引水,岂不是很耗成本?而且都喝地球上的水,看地球上的植物,火星旅游的魅力也太小了吧。赚不了生存所需的金钱,火星居民们如何还住得下去?”
“我们正在计划设计太空能量轨道,直接捕获彗星,让彗星以合理的角度砸到火星空地上,现在不是暂时还有半个火星的生态保护区么,我们可以在那里通过彗星的冰,弄个淡水冰湖出来,再高温将冰融化,净化了就能作为淡水使用了,”雷霆说,“这件事由我们机械人直接决定,暂未向肉身人公开宣布,火星上部分肉身人也对机械人有偏见,所以对于我们做的一些决定,暂时对肉身人保密。因为他们不希望机械人替他们做决定,特别是完全为了他们个人利益着想的事情——机械人不需要喝纯净的开水,要不是为了肉身人,我们根本不用考虑火星引水的问题。”
是的,人为了可笑的尊严,甚至不肯赋予自己的创造成果为自己带来利益的权力。奇怪的人啊,总是一边唾弃尘世污浊,一边又如同虫子一般钻入其中不可自拔;一边渴望高高在上衣食无忧,一边却要为了争夺生存的利益而否认曾经辛苦制造出来的成果。
“火星的放射状水流痕迹,应该也是早期彗星撞击的结果。不过根据我记忆中的一些关于玛雅的记载分析,我认为当时撞击火星的陨石碎片,还有毁灭恐龙的小行星碎片,都是一颗名字叫卓尔金的星球爆炸导致的。玛雅人的纪年方法和地球人不同,卓尔金星是一颗环境优美水源充沛的星球,介于金星和地球之间,爆炸的一部分碎片落入了地球和火星,影响了这两颗星球的生态环境,还有一大部分被木星的引力捕获,形成了火星和木星之间的小行星带。当时还没有人类,玛雅人的纪年方式也和我们不同,所以对小行星带形成的具体时间,我们都无法有个确定的结果。”
“如今火星上残留的水早已干涸,但卓尔金星爆炸导致的一些有机分子很可能扎根在火星的泥土里,如果真的有玛雅文明遗留下的有机分子残存在火星上,那对我们培育原生态火星生物是大有益处的。”雷霆把自己的思想传到了火星内部网络里,对所有的火星公民公开。生物计算机光网上很快就炸开了一颗超新星一般,无数言语射线一般迫不及待地击打着时空的薄膜,网民们都似乎要争先成为火星未来的献策者,更直白地说,是——经济受益者。
“对了,小行星带里很可能有很多玛雅文明留下的宝藏,我们大家如果合作,一起去那里的话……投入一些燃油钱,总不至于没有任何回报吧——即使这种回报不是物质上的,至少也能充实我们的精神,丰富我们的思想啊。让我们摆脱在地球上原本古朴陈旧的思想,这岂不是很好么?地球上许多国家的zf都隐藏了很多关于外星文明的秘密,而把它们简单定义为未解之谜,如今我们自己探索,不是更好么?”有一位匿名的男性网友将自己的虚拟投影放到了大家的精神广播之中,代表第一个主动发言者,向大家宣扬自己的观点,并且等待着别人的精神力支持和点赞。如果支持和点赞数量多了,他的建议就可以被放在精神共享资源的最前方,就会优先被考虑实施。当然具体能不能真正实现,还要机械人们再把它放到实际中进行大数据的计算分析,才能判定最后的结果。
“没错,我们应该潇洒走一回,该出手时就出手,活着不就是体验一场么,高兴了就好。毕竟摆脱了家庭的压力,不管是精神上还是物质上,我们都绝对自由了。”一位同样匿名的网友为他点了赞,而且还直接唱了一首自己改编的《潇洒走一回》,没人知道他是谁,所以他唱得很尽兴,大家也都听得津津有味的。没有太多的面子需要在乎,他隐藏了自己个人的身份,在集体里得到了真正的自由,大家也都不在意和自己谈天说地的人究竟是谁,只要志趣相投就很好了,即使志趣不相同,也可以随意地互相倾诉,谈理想与现实,谈烦恼与喜悦——当然更多的是对火星未来的期待,和对现实的忧虑。许多人认为,首先人类要从这一个个狭小的气泡里走出来,不再沉迷于虚拟现实的幻象之中,走到火星的土地上,干出一番事业来,在火星上刻下人类的丰碑;但也有人说,人类的活动范围即使受到局限,也是会破坏火星原本的生态环境,除非人们一直处在原始的状态生活,刀耕火种,用一种复古的形式来纪念那些被时间的传送带送走的人类先辈们。
“在火星上,可以有一部分人选择在科技的庇护下探索更高层次的境界,也可以选择在野性的自然环境下过最原始的生活,当然肉身人太脆弱,原始的生活应该让机械人来实践完成,并且把这种生活形式的体验共享给所有肉身人。也就是说,机械人的大脑还可以保持在现代科技状态下进行大数据的分析和关联,而他们需要做的,只是根据记忆中那些人类原始时代的生活场景,重走他们走过的路,演一场历史戏剧,让那些地球来的旅行者们看一看,看看火星是多么的原生态,一堆钢铁野人在捍卫它,看哪个地球人敢来这里破坏环境。”
住在距离林小雅家不远的一个气泡上的邻居立马抢先反驳这位网友:“如果需要的只是这种体验,用虚拟现实就可以完成了,何必要花费那么大的代价去建造一个火星的原始社会呢?只要人改编代码的能力足够强悍,能产生的虚拟现实世界数量可是没有穷尽的啊。机械人应该用在探索更广阔的宇宙这件事上,有些肉身人可能不甘心,但这都是种族之间尚未融合的缘故。这里已经是火星了,大家就不要再分彼此了。”
大多数网友还是对这位昵称“雨荷”的女肉身人表示赞同。此时那些基因改造的动物已经在火星的大地上自由奔跑了,虽说感官投影的还是虚拟现实的幻象,但至少得到一个全新的生态圈带给他们的自由了。
展鹏又在光脑网络里对大家说道:“好好欣赏欣赏火星的原生态环境吧,未来可能发生的变数太多太多,我们毕竟还是忘不了自己的根基。明天一早,各位机械人集合出发,接近小行星带,观察哪些小行星有适合人类在火星上开发的资源,然后通过能量轨道和引力弹弓,把它们拉扯到火星的轨道上来,再找个时机让它们和火星选个适当的角度对撞——后面的步骤用大数据分析计算就显得轻而易举了,探测适合人类开发资源的小行星也并不难,最难的是把小行星搬过来,这不仅需要复杂的轨道计算,还要考虑到宇宙空间有太多我们所未知的因素。请大家务必记住,我们机械人也是人类的一份子,为人民服务是我们的义务,我们也有享受发展进步带来的快乐的权利!”
“是,我们听从指挥,茫茫星海,漫漫征途,看我们用铁一般的身躯,一步一个脚印,踏上那些新世界的土地!”机械人们激情澎湃的呼喊,经久不息地回荡在大家的脑神经里,好像一束束璀璨的烟火,接连在黑暗寒冷的太空里闪耀着。那决心,就好像远方的星光,还没到达岁月的尽头,就不会轻易地消失掉。

澳门葡京注册网站:火星上部分肉身人也对机械人有偏见